• 锦州市第三初级中学
  • 锦州市第三初级中学
  • 锦州市第三初级中学
  • 锦州市第三初级中学

页面版权归锦州市第三初级中学所有 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锦州   辽ICP备11005478号

电话:0416-3810810

邮编:121000

主校区:锦州市凌河区文兴里43号

东校区:锦州市凌河区劳保北里44号

>
>
>
朱永新《给中国教育的100条建议》读书札记

朱永新《给中国教育的100条建议》读书札记

浏览量

朱永新《给中国教育的100条建议》读书札记

七年组  尹蕊

中国教育是近年来人们议论最多的话题。在这个口头言论相对自由的今天,谁都可以对中国教育说上几句,但我们听到的往往是指责、埋怨和牢骚。众声喧哗中,有一个声音频频出现于媒体,总能引起许多人注意,并让我们的思维从消极的批评转向积极的建设。声音的发出者叫“朱永新”。

本书汇聚了朱永新老师几年来对中国教育的思考与建言。内容涉及基础教育、高等教育、职业教育、民办教育、教师教育方方面面。对于中国这样一个有特殊国情的国家来说,有时候“说”本身比说什么更重要,我的意思是,往往有时候“敢说”就需要胆量,因此,我们经常听人赞美某人“敢说”——我也经常听到有人这样评价朱老师;但是,我这里要强调的是,作为一个著名的学者,一个现在身居高位的全国人大常委和民主党派领导人,朱老师的意义绝不停留于“敢说”,更在于说的内容有思想有深度。

比如,他对国家的教育方针提出不同见解。国家的教育方针多年来是“上面”规定的,是不容老百姓讨论的;但朱老师说了,针对“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”的提法,他直言,这个培养目标是社会本位,与科学发展观的“以人为本”并不吻合。他进而提出,教育的根本任务,是塑造美好的人性、培养美好的人格,使学生拥有美好的人生,从而建设一个美好的社会。

又比如,他呼唤“教育的更大解放”。他认为,教育要大发展,必须解放孩子,解放教师,解放校长,解放厅长局长……“一句话,解放教育超额关键是‘放权’,把那些本来属于学生、属于老师、属于校长、属于厅长局长的权利给他们自己。”粗听起来,这些话似乎很平常,但想想我们现在的教育被无数有形无形的绳索捆缚,现在我们的教育最需要的,不正是“解放”吗?

朱永新老师不但从宏观上对教育方针、教育思想、教育决策、教育科研等话题提出自己的建言,而且还对和一线校长、教师息息相关的一些教育问题提出建议。我前面说过,朱老师首先是一位教育实践者,他率领全国无数理想不灭、激情依然的一线中小学教师开展了轰轰烈烈的“新教育实验”。十年来,他到过许多学校,和无数教师交流。他直接感受着最基层教育者的喜怒哀乐,体谅他们的苦衷。因此,他的许多建议都代表了普通教师的心声。

他提出“减少和规范中小学教育评估”,就说到了我的心坎里。无论是做教师还是当校长,我对上级教育行政部门多年来对学校的各种检查、验收、评估真是苦不堪言,不仅仅是累,更有许多为了“学校荣誉”的弄虚作假——而且还教学生作假。朱老师提出:“最大限度地减少各种教育评估和检查活动,原则上每个学校每年的评估和检查不得超过一项;学校的评估和检查,必须由各种中介机构来组织实施;教育评估应该以合格、基础检查为主,加强对于薄弱学校的达标促进,而不是锦上添花,为各种重点学校进行各种省级、星级评估;进一步加强教育评估和检查的开放性,注重社会评估,强调声誉调查;评估与检查一律不允许被检查单位安排食宿,不允许接受被检查单位的任何礼品。”

有两条似乎是与“细节”有关的建议特别让我感动,那就是朱老师为教师申诉权和休息权大声疾呼。有学校规定:“教师越级上访的扣款200元/次,在公开场合顶撞领导的50元/次……”为此,朱永新老师建议:“把教育申诉纳入执法轨道,保障教师的权利。”有感于相当多的教师工作时间远远超过了8小时而是十几个小时,平时的双休日也不能享受,一个月最多休息一天,朱老师呼吁:“以立法的形式保障教师的休息权!”

读着这些建议,我不仅仅是震动,而更多的是感动。只有和一线教师心贴心,才能提出这样的建议。据我所知,十年来,朱永新老师走遍全国除西藏、青海以外的所有省市自治区,深入学校200多所,和无数教师面对面交流。这是他本书所有建议的源泉。能够提出这些建议,首先需要的不是“思想”,不是“理念”,而是情感——对千千万万一线普通教师的情感,是良知——对中国教育的良知。纵观《给中国教育的一百条建议》,其中的每一条建议,都无不源于朱永新老师这样纯净的情感和灼热的良知。